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新千年 1 after the snow


犯罪文
我是谁?潦草狗。
李圆圆=草儿
廖芃=廖叔叔
 
一切都是我在自我意淫,和两位真人没有任何关系;但是不代入他们的脸就没有这些意淫,所以终究是有关系的。文中人的所作所为不代表我对他们是认可的,也绝不鼓吹。
萌潦草,没卵用,但不为无益之事,何以遣有涯之生。
 

1 after the snow
人一定是从过去来到现在的,无论过去显得多么模糊失真,比梦境还脆弱。时间只是一件破毯子,盖住了坑洼的记忆,如果不小心踩上去,就会被扎伤。
那个男人,戴着帽子,戴着白色帽子,戴着白色巴拿马礼帽的男人,站在喷泉边的雕塑旁。他看着一个小孩子,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。他又摘下帽子,递给小孩子玩耍。
李圆圆看得足够久,于是目光就穿透了现在,望到了遥远的过去。在蔷薇科花朵伸出墙外,阳光光线让人的皮肤像微红的苹果,风恰好掀起书页的一个早上,廖芃对一群学生念着一首诗。

我缓缓摘下帽子
靠着爱我的人
合上眼睛
 
李圆圆被廖芃的姿态蛊惑,笑嘻嘻地摘下自己头上的白色小礼帽,丢给了廖芃。
“廖老师,你缺一个道具!”
廖芃笑眯眯地把帽子戴到头上。
 

李圆圆掐灭了手中的烟,向廖芃走过去。廖芃感到一种力量向自己袭来,他转过头,看见李圆圆。飒爽的李圆圆,完全成熟的李圆圆。
李圆圆对他说:“廖老师。”
廖芃点头:“你好。”
老友久别重逢,无声但并不尴尬。他们肩并肩站了一会儿,廖芃突然问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“29了,廖老师。”
“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。我老了。”
“没有,廖老师刚刚好。”
廖芃向李圆圆发出一个邀请,晚上一起聚餐。李圆圆爽快地答应了。李圆圆的手机振动不停,他望了望号码,设成了飞行模式。
 

一只手机从李圆圆的耳朵旁移开。他浑身颤抖,有人重新用胶带封住他的嘴巴。他的头发乱糟糟,脸上青青紫紫,胳膊从脑袋两侧伸向头顶,也许被绑在什么东西上。李圆圆的眼神悲痛而惊惧,有人说:“他并不想搭理你,死心了?”
又有一个人拿着手机,将手机放到李圆圆的脸旁,手机屏幕上是李圆圆的面部特写,那个人感叹:“真的一模一样。”
李圆圆的瞳孔里映出一张人脸。那个人俯瞰着李圆圆,依然在感叹:“一模一样。”他伸出手,扼住李圆圆脖子,猛地用力。
 

 一声清脆的碰杯声后,廖芃喝了一大口红酒。李圆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目不转睛地看着廖芃。
“你现在在干什么?”
廖芃有些醉意,言语中还是透露出关怀。李圆圆回答说:“跑业务。”
廖芃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,说:“你?没法想象。”
李圆圆也笑起来说:“我在杂志社。”
“哪个杂志?”
“上个月刚刚停刊。”李圆圆拿红酒杯的样子很迷人,很爵士。“倒闭了。”
廖芃继续追问:“是哪一本杂志?我看过吗?”
李圆圆微微摇头,不知道在感慨还是耻笑:“你看过。你说你卖过打口带,那么你一定看过。”
李圆圆的手一直抚摸自己脖子,高领恤衫下面似乎隐藏着什么,廖芃忍不住问:“你的脖子怎么了?”
店里播放的音乐换了,李圆圆和廖芃都很熟悉这首歌。I can see it's beauty after the snow.李圆圆摸着脖子笑着说:“打架。”
 

廖芃总是面无表情,即便如此也显得阴冷潮湿,似乎有一些罪恶的欲望随时扑出来。廖芃刷地撕开胶带,李圆圆痛得流出眼泪,呼哧呼哧拼命吸着难得的新鲜空气。廖芃忽然随着屋子里的音乐跳起舞,舞姿生硬难看,李圆圆不敢看他,却又忍不住地追寻着廖芃。
廖芃跟着音乐哼唱几句。
After the snow there’s something born
After the snow there’s something born
廖芃停下来,温柔地解开李圆圆身上的绳子,李圆圆却依然躺着没有起身,像一只吓破胆的小兔子。廖芃抚摸他的头发,柔声说:“头发该剪,胡子也该刮了。外面下雪了,你想看看吗?”
李圆圆一直摇头。廖芃抓起李圆圆,强制他看向窗户:“看,非常美。像柳絮,像棉花糖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
廖芃的声音干燥而平稳,只听声音会觉得这个人心态平和,生活平静。
房子里的第三个人坐在CD机旁边,冷笑说:“外面就是柳絮。控制一下你的精神病。”
 

廖芃带来的小孩子在不远处玩耍,李圆圆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不说不笑的李圆圆显得拒人千里,不好接近。廖芃叹息。
“对不起。”
李圆圆好像没听到廖芃的话,依然轻轻摩擦自己的脖子。李圆圆只是睁着眼,眨也不眨,酷似一个等身人形娃娃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廖芃的心里涌上不安,他试图抓住李圆圆的手,让他停下,却被李圆圆挥手架开。
意识到失态,李圆圆立刻向廖芃道歉:“我想起一件事情。对不起,我得走了。”
李圆圆走到门口,回头看见廖芃抱起那个小孩子,将他放在膝上,亲切地说话。李圆圆勉强笑了笑,尽是嘲讽和杀意。
 
 
 
可能没有下文。

评论
热度(27)
  1.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人氐人谷观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