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不该天黑
不该下雪
不该和他说话
不该上他的车
北方的秋季天黑得太早
北方的冬天雪来得太快
杜松树上的雪正在掩埋秘密
没有人会知道
没有人会怀疑

读诗的人

大撸伤身 小撸怡情 强撸灰飞烟灭

一发完结的情绪调调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学生,廖老师搓了搓手,攒了一个雪球,砸到了学生的身上。还和那时候一样,学生没有什么反应。小李对他笑了笑,请他去咖啡馆。


“那时候,我们去打雪仗。一个大雪球砸到了我,我很生气,看看是谁,哦,是廖老师。廖老师又攒好一个,还想砸我。”


“我当时纳闷,你怎么没来追着砸我?今天也一样。”


小李告诉廖老师:“我怕冷。”...


以华尔兹之名,谈一场成熟的幸福的恋爱,并且一直在一起,等到垂垂老矣,人已暮年,依然摇摇晃晃在三拍,真好,还和你在一起。

蓝色屋顶,绿色围网

看故事别问三观,我会说这是婚外情。

我在梦里看了电影心理罪完整版,又在脑子里播放了一个潦草新电影。

一发完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廖识伸出手,礼貌地微笑:“你好。”


李诺眨着大眼看着廖识,很显然这个男人已经不记得他了。李诺计算着廖识的年纪,今年他应该43岁了,而自己也30岁了。初次见面时,李诺只有19岁,居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。廖识的脸上有了明显的岁月痕迹,李诺也褪去了所有青涩。


廖识不懂为什么这个漂亮小伙子只是看着他却不说话,也不伸手完成握手的礼节。他今天面谈了两个人,上一位看起来就在工...

【Lingrass】虚空藏

OOC属于我

依然不是剧情流


闹钟响起来的时候,林一没有立即睁开眼。他弄不清楚那是什么声音,疑惑的情绪蔓延全身,终于意识重新降临,他睁开了眼,看着天花板。


那盏灯很朴素,白色的,圆的,什么花哨也没有。那是他和许诺一起买的,细节历历在目,许诺栩栩如生。


闹铃还在响,林一忆起来,床上,房间里,小区里,门外的街道上,不会有许诺经过了。他摁掉了闹铃,想起来这是一个星期天。


早晨七点。刷牙,洗脸,不吃早点。吃早点健康,是个好习惯,但是林一并没有打算养成这个好习惯,许诺也没有。林一穿了...

潦草is soooooooooooo real 毁我青春伤我肾

每次到这里,影院里都有一阵会心笑声。

L轴右的尸体
 

给朋友的
 
每个存在都是安安静静的,只有人,屁事多。

在以前,我们出门的时候,天黑时换上布鞋,和夜色一起,一个人静静地走四十里,看到一个在路边走路的女人。她并不害怕,并不孤独,因为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,浓情蜜语,爱使人强大,爱使人无知。我们走过去,刀轻而易举捅进了她身边的男士的身体,这和切豆腐终有不同,无法使人兴奋,只是像完成了一项作业。
 
她躺在土地上,身体尚有余温。如果这里有饥不择食的野狗就好了,毕竟一餐美味佳肴。我沉默而寡言,不喜欢喧嚣与热闹,一切不过2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,结束了。我该回家了。如果皮肤上沾上了一点血迹,时间...

我的眼睛不知道从何而来
使“我”看到了颜色与风景
我的大脑不知道从何而来
意识从何而来
使“我”了解了四季变换,草木枯荣
“人类”群落
“人性”光辉
而这让“我”知道了,客观不需要我
有我没我,一切如常。有他没他,星辰照旧新生,死亡
可他妈别给自己是个“人”贴金了。
人性令人作呕。

今天继续写给朋友。

1 / 12

© 低俗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