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背街蚂蚁 3

潦草

只相杀不相爱,结局be。慎入。

廖识x李司司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老子做的孽,让孩子还什么呢?

 

 

 

文艺明看着李司司,虽然听闻过,依然不相信这是关于的儿子。

 

 

 

“轮不到你。”

文艺明看不上李司司。

 

 

 

 

李司司的酒杯暮地停在半空,他毫不尴尬,带着一脸笑容说:“哥哥姐姐们和我亲如一家,眼下他们都不在,不能让您着急,我就来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说得低三下四。

 

 

 

“让您等急了,是我小辈不对。”李司司灌了一杯白酒,脸通红。文艺明不讲究,喝白酒都用高脚杯,李司司喝了整一杯。

 

 

 

文艺明从未跟李司司打过交道,只见过关念念,关念念很狂气,出口带刺,故意伤人。同父异母的兄弟俩长得并不像,李司司显然漂亮多了,人也看起来弱气。

 

 

 

 

文艺明和关于的过节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可有也可无。他这次找茬,纯粹想灭灭廖识威风,找关于的儿子出面,就是想提醒廖识你的位置不稳当,关于还有儿子活着呢。文艺明觉得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,只是万万没想到,来的是李司司。

 

 

 

 

是个漂亮小子,可以想像他的母亲有多美,怪不得关于当初非要把那女人弄到手。文艺明思来想去还是不要对李司司下手,他不是个喜欢赶尽杀绝的人,他只是喜欢骑在别人头上,他还时常结些善缘,给别人和自己更多余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艺明琢磨了一阵,李司司已经喝了一斤。文艺明表示自己其实和关于是老朋友,心结终于打开,今天见到司司侄子心里开心,给司司侄子包个红包,一万一,又开着五辆豪车把喝得晕乎乎的李司司送到了家里。对于那个据说可以置人于死地的秘密只字不提。

 

 

 

 

李司司怎么会不知道文艺明的歹毒,老蜈蚣只想让自己和廖识互相忌惮猜忌。甚至让廖识相信,自己手里也同样掌握了那个秘密。究竟有没有东西落在文艺明手里?就算有,难道不是针对关于的,为什么廖识也那么紧张?

 

 

这对自己也许是件好事。最起码,李司司发现文艺明并没有真的想对自己怎么样。他不是很懂这些大佬的心思,他只想保命挣钱。

 

 

 

反正廖识死活猜忌自己,这一万一,李司司没打算上交。他给母亲买了些保养品,把剩下的现金放进陶罐,趁着夜色埋在了小区花池里。他也怕钱被人挖走,一天换一个地儿。攒了九万块钱了,都是希望。

 

 

 

这是他给母亲存的养老钱。存进银行,总怕账户被人冻住,没有钱只能傻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出乎意料,廖识却没有问他任何问题。

 

李司司没有正经工作,大学退学后也没学过什么手艺,除了喝酒吃饭不曾见过他有什么爱好。廖识派了个小贼溜进李司司家里,想找点什么,却被提前回家的李司司逮个正着,痛殴一顿扭送派出所。

 

 

 

 

小贼向廖识的司机哭诉:“哥,他绝对练过。长得斯斯文文,下起手来忒黑了。我险些腿断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廖识听到这些,很想把李司司处理掉,却又害怕他个文艺明达成了什么交易。廖识十分懊悔,自己也许犯了一个大错,让李司司和文艺明勾搭上,联手对付自己。

 

 

廖识打算怀柔。他把李司司叫来,问他要不要把母亲转到大医院休养。

 

 

李司司心动了。

正如他在某个夜色里差点因为10万块钱出卖身体一样地心动了。不得不承认,廖识很懂得自己的痛处。

 

 

“你……您想要什么?”李司司的目光晦暗不明。

 

廖识让李司司坐下来。桌子上摆着鲜果蜜饯,廖识捡起一块蜜饯,递给李司司。李司司推拒。将廖识的手压下推回去。廖识另一只手猛然捉住李司司的手腕,拽了一把,把李司司带得向前倾倒。

 

“你在文艺明那,在外面,不是随便喝随便吃么,吃我一块蜜饯这么不痛快?”

 

李司司说:“您手劲真大。”廖识撒开手,李司司的腕上红红白白。李司司不但接过了廖识的蜜饯,还从盘里又拿了一块吃了。

 

“我说廖叔叔,您不会单单想要我吃东西吧。您对我和我妈这么好,我得怎么报答您?”

李司司一边吃东西,一边睁大溜圆的眼睛望向廖识。廖识看着这种眼神,一度陷于诱惑,差点相信李司司完全天然无公害。廖识选择直面李司司坦然的天真,也望着李司司说:

 

 

“最近,我想了很多。要不是因为你母亲身体不好,离不开人,你可能早就事业有成。而不是像现在,每天打点零工。我跟你爸爸是好兄弟,他对你、对你妈不好,我也看在眼里,以前劝他,他不听。人间最美的感情不过人伦,既然你叫我叔叔,我也就担下这个担子,好好照顾你们。”

 

廖识说得情真意切,李司司感动得眼眶已红,他嗫嚅着说:“让您操心了,是我不好,您这么心疼我,比我亲爹还亲,我心里特别惭愧。我大学没毕业,文化不高,一事无成,不给您添麻烦就是最好的报答。”

 

廖识和蔼地摸摸李司司的头,摸30岁成人的头略显奇怪,但是摸李司司就显得正常许多。廖识说:“什么叫添麻烦?以后不许说这话。你以后都得在我关照里。虽然叔叔踹过你,打是亲,骂是爱,你得分清跟谁是一家人。”

 

关于的身亡是意外所致,还真赖不到廖识头上。他给李司司安排了户口后便对这个儿子不闻不问,等到李司司长大一些,懂得人事了,每每看到母亲口中的“你爸爸”对母亲拳打脚踢,就躲在街角暗处,看形色匆匆的蚂蚁运粮食。

 

等李司司长得再大一些,就和关于有了正面冲突。少年李司司不是父亲的对手,便默默地健身练起了散打和自由搏击,没人教他,他自己瞎练。他很希望自己的成绩好一点,考一个好大学,把母亲带走,摆脱这狗屁倒灶的日子,然而事总与愿违。他的成绩并不亮眼,他既非天才,也无法专心,在流言蜚语中熬过了童年与少年。残酷的小孩子和隆冬一样无情,无法以理服人,也无法用楚楚可怜打动,他学会了适时举起拳头。

 

李司司明白,自己终究没能成为母亲期盼的有出息的好孩子。然而他毕竟考上了大学,他的生父定期给他抚养费,上大学还给他包了一个大红包。那一晚他们看起来颇有温馨三口之家的意思。第二天关盼盼和关念念就找上门来,把他和母亲的小屋弄得一室狼藉,并且摁倒李司司,关念念把烟灰往李司司眼里吹,对他说:“小杂种,你长得还挺好看。”

 

关盼盼在一边说:“你别说,长得确实不赖。仔细看,和咱们还真像一家人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一家人。”李司司重复这三个字,微笑说:“我以前不懂事,没看透您的用心良苦。”

 

“一家人。”廖识拍了拍李司司肩膀,说:“医院我联系好了,小郑的车已经出发去接你妈了。”

 

李司司有些紧张,廖识看穿了他的心思,说:“用的救护车,放心。”廖识又拿起一个蜜饯递给李司司: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我只盼望你孝顺。”

 

李司司吧嗒吧嗒特别应景地掉出几滴眼泪说:“廖叔叔你对我真好!我马上就去找老蜈蚣,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把柄。”

 

廖识小心翼翼地说:“哦,老家伙狡猾,肯定不好对付。”廖识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,推到李司司面前:“你妈的模样,我看着心疼。年轻时候她可真是……大美人。你给她补补。”

 

李司司在去医院的路上点了点,居然也是一万一。李司司呸了一声:“日你先人板板。”廖识整这么一出,不就是为了说明文艺明身边有他的人,让李司司不要胡来。李司司心想你还真是看得起我。

 

初秋,天色阴沉。李司司打开车窗抽烟,窗外一闪而过的树木像极了往事,同样灰暗、锐化过度,时不时跳出一个埋伏,把李司司打翻在地。很小的时候,有个小男孩——很远很远很远的一位亲戚家的小孩子,笑眯眯地问他,你长大要干什么?

 

李司司迷迷糊糊说,不知道。你想干什么?

 

我想当明星,那个小男孩说。

 

李司司哦了一声说,等你成了明星记得来看我。

 

他和那个男孩子后来依然保持着联系,断断续续,可有可无。微信兴起的年代,李司司也没有去加他的好友,李司司猜测他过得一定很好,活得很美,虽然还没在电视上见过但是他一定可以成名。

 

李司司也笃定自己的人生烂透,空有一腔愤懑无处发泄。为什么别人看起来都如此鲜活,自己被却什么东西绑着,如果没有母亲,自己是不是可以飞走了?母亲也不喜欢生下自己吧?她也是受害者,可是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后代依然活在痛苦中,并没得到解救。李司司怨恨一圈,最后怨恨到了自己头上。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的出生,因为自己出生了又不强大。抛弃是轻松的,抛弃母亲,让司机调转车头,去大城市里面寻找生计吧!

 

“司机师傅,拐个弯。”

车停下,停到路边,司机等了15分钟,以为李司司跑路了,却又看见他走过来。

 

李司司去买了一包烟,一个小时后出现在了母亲面前。没有人知道他靠着电线杆,做了多么激烈、足以称为惊涛骇浪的心理斗争。

评论(4)
热度(47)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