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背街蚂蚁 2


倍受屈辱受,不萌,打算只相杀不相爱,没有肉,没有肉。结局be。慎入。
廖识x李司司





 
 
 
李司司的眼睛有些近视,天色擦黑,路灯未亮,远方弯曲于高处的路灯在他眼里宛如巨蛇。两幢距离过于近的楼宇间掠过一群飞鸟,在李司司眼里只是一堆黑色逗点。他站在路灯下面抽烟,烟雾缭绕间灯亮了。但是路对面发着粉红色光芒屋子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明亮。
 
粉红色的光,温暖旖旎。虽然这里是一片居民区,过去也曾是风光一时的温柔乡。拆迁整顿风气,留下了这些沧海遗珠。人人都知道她们在做什么生意,但是她们依然能做下去。上学的学生,上班的小职员,出门跳舞的阿姨,还有李司司这样的无业游民,都会偶尔瞥一眼,看看他们的衣服和大腿。
 
抽完了三根,烟头扔在地上。李司司弯腰捡起来,把烟头丢进垃圾桶。他下定决心回家的时候,烟瘾又犯了,掏出来最后一根点上了。这几天李司司的日子不好过,嘴唇脱皮缺水,粘住了烟蒂,扯下来一小块皮。“穷困潦倒”这是李司司给自己的评价。
 
干死的草
裹着溺死的小猫
 
李司司觉得自己即将成为溺死的小猫。
 
他出现在廖识的面前,一身烟味。廖识蹙眉:“你就穿这个?”
 
机车服,黑裤子,皱巴巴,头发是一团焦黄枯草。气色不妙,精神亦不佳,黑眼圈堪比熊猫,眼袋骇人。廖识随即意识到李司司为什么会这副鬼样子,这全是拜他母亲所赐。
 
“你妈妈情况稳定了?”
 
李司司母亲突发急症,李司司在医院陪了好几天。一开始廖识以为李司司耍花样,派人去医院查看发现状况属实,就给李司司丢了两万块钱。
 
但是李司司没有回答他,而是微笑着说:“不好看?也没别的了。”
 
廖识说:“听你的语气,你在跟我要?”
 
李司司歪头摊手。廖识看见,觉得他确实挺可爱。
 
“嚯,”廖识打量着李司司:“没看出来,你还敢要东西。”
 
李司司的反应看起来有点迷惑,他说:“人靠衣装马靠鞍,我怕丢您的人。倒不是为了我自己。我盼着这事成了,多落点钱,请护工照顾我妈。”
 
廖识给他一张卡。大概不是自己的钱不心疼,李司司刷了两身奢侈品。人靠衣装所言非虚,做了头发,换上大牌的李司司再出现在廖识面前时,俨然光芒万丈的大明星。拜西服所赐,廖识第一次发现,李司司的腰很细,之前干裂的嘴唇也处理过了,一派人模狗样。
 
他越帅,就越被人看不起。
打扮得这么好,只不过出去陪喝陪唱。鬼知道是不是还陪睡过。司机偶尔看一眼李司司,听别人说起过李司司和他的生父长得有几分相似,长得帅有什么用,老子挂了,儿子仰人鼻息。
 
坐在李司司身边的廖识用余光注意着李司司。李司司正襟危坐,不发一言。廖识觉得李司司绝对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傻气,但是一只野猫再厉害也杀不死人类,廖识不介意和前任大佬的儿子玩玩。
 
但是他们父子真的存在父子情么,廖识的心里打个问号。心狠手辣的关于彼时看上了李司司的母亲,然而听话懂事的女孩拒绝关于的追求,关于便放火烧了女孩家,把她的父母活活烧死,将她弄到自己身边。没有人被制裁,因为那是一场意外。这桩公案有些年头了,只有一些上年纪的还记得一些,30多岁的年轻人已经毫无印象了。
 
李司司生下来,关于匆匆给他上了户口,却没上在自己家。李司司在养父母家里的日子不好过,小时候也曾打架斗殴不断,往往打到鼻青脸肿,头破血流。关于有老婆,还有一对儿女。廖识听闻李司司18岁上大学和关于原配的儿女打过一场,结局自然是一败涂地,还在身上留了个疤。他的大学念了一学期,风雨之后没有彩虹,依然只有风雨和骇浪。
 
了解到这些往事,廖识根本不相信李司司是个木头美人漂亮蠢货。因而更想探究他的傻子假面背后的心理。
 
此时此刻一副安静乖巧端庄听话小妹妹模样的李司司,心里在想什么呢。
 
廖识喂了一声,李司司抬头看他,眼睛里茫茫然。廖识看着李司司的疲惫,出声问了一句:“你会做饭吗?”
 
李司司没有反应过来,但是他也不像大部分人反问一句“啊?”而是眨了眨眼,空了空脑袋,停顿了一下回答说:“会,做得不好。”
 
他果然擅长这种营业性笑容,廖识心想。好欺负、好骗、什么也不懂的笑。
 
“紧张吗?”
廖识这个问题显得颇为关心。李司司说:“紧张,紧张,当然紧张。我带着速效救心丸呢。”
 
对方说和关于还有一笔账,老子没了让儿子过来还,不然就把一些不该公布的消息公布出去。廖识和关于是前任与继任的关系,是踩着关于上位的关系,他心有忌惮,只恐怕对方真的有什么东西,让自己的努力付诸东流。然而关盼盼和关念念都不见踪影,只剩下李司司了。
 
对方没说不准非婚生子女前来,死马当活马医。
 
李司司又说:“我看您比我紧张。怕我回不来?”
 
廖识点头:“是啊,听说老蜈蚣心狠手段高,好酒又好色,只问漂亮吗,前后百无禁忌。”廖识如愿看到李司司脸上的肌肉跳了一下。
 
李司司依然挂着微笑说:“给爸爸、给您分忧是我的本分。不然我哪有机会穿这么好的衣服。我很好奇他们究竟有什么过节,也好有个准备。”
 
廖识乜斜着眼反问:“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傻?”
 
李司司说:“我装傻瞒得过您吗?”
 廖识搂住李司司,靠近他耳边说:“既然知道瞒不住,就别天天在我面前演。”
他又把李司司搂得更近一点:“其实我挺喜欢你的,并不想难为你。”
 
李司司呵呵笑了几声,心里也在揣度廖识。他侧过脸看廖识,俩人险些接吻。
“谢谢您心疼我。”

评论(5)
热度(36)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