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白素贞本贞 许仕林和张小凡........

我的思路来源于这个

@放飞自我的小透明 

 

许透状元及第,委任扬州通判。

 
许透风神俊迈,吸引了迷妹和迷弟无数,但是许透心里只记挂着小凡……爹?然而张小凡离群索居,就算和许透也并不亲近。

 

许透很伤心,很困惑。时值扬州一件幼童烹煮案,各项线索指向张小凡,张小凡是妖怪,搞得天下闻名,丞相也来问许透,其实想拉拢许透。

 

夜里许透抑郁寡欢,趁着酒意去寻找张小凡。看见张小凡依然那么年轻,竟然跟许透差距不大,很感叹,咽下了口水。而他竟然正在和别人交欢,忘情浪形,许透不动声色看了全场,那是一个和尚,就是在下我,张小凡对我那么热情如火,许透目瞪口呆,心里呵呵。一直等到晓色初现,许透去求见张小凡,张小凡整理好自己,看起来纯洁高冷。

 

许透,说了一些对父亲的思念之类的话,张小凡却说人死不能复生。许透问张小凡,要是自己出了事,你会为我水漫大明寺吗?

张小凡断然拒绝,说许透幼稚不成熟,说自己太糊涂。

 

 

而对许透旧情不忘的胡媚娘,投胎成了一位少年,这个少年竟然也被偷走,许透心里对张小凡疑惑,忍不住前来诉说前情,许透这才发现,张小凡对扬州发生的这件大案毫不知情,但是他却很动容,要帮百姓找出来这个凶手,许透终于有机会经常和小凡相处了,许透这时发现,张小凡几乎隔三差五就和那和尚,也就是我,疯狂干一夜,许透困惑不解又跃跃欲试。许透思念张小凡,又痛恨他的无耻。许透变了,变坏了,知道人间世界上还是权势好。

 

许透按耐不住,终于在今夜撞破了张小凡的好事。压在张小凡身上的和尚一抬头,看见许透就跑了,而张小凡却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直呼唤许仙许仙,许透走过去,小凡看着许透,艳色无边。反正许透和许仙长得一样,替父侍母。天明后张小凡羞愤欲死,从此后,许透拿他当禁脔。

 

一次情动后,许透慢慢发觉,张小凡真的在吃人肉——一盘蒸的恰到好处的婴儿,摆在餐桌,许透看的出来那就是媚娘的转世。

 

许透真是怒从心头起,拔剑就要砍,然后许透意识到,张小凡看不出来这是人肉,他的眼睛被蒙蔽了。在吃人肉的是他身边的和尚,就是我。那和尚的容貌看起来特别像许透——更像许仙。

 

我的身世:

我原本是保安堂里的药材乱发,因为张小凡总是在身边,渐渐有了灵气,张小凡被压雷峰塔,因为我的特别,以药材之身陪伴张小凡18年,有了修行,成了一个光头小和尚的样子。可是张小凡根本不看我,即便是青灯古佛他也只想着许仙,要是像许仙一样就好了,我想。有一天我知道了一种邪术,用心爱人的头发做成乱发,和出生不满一年的婴儿一起吃,将自己的魂魄奉献给鬼母,就可以心想事成,于是我就做了,果然吃了9个孩子以后有了许仙的容貌,张小凡根本不能分辨,他还以为是天真善良的乱发小妖,给他招来了许仙的魂魄。然而许透却能看穿我的样子,一个光头和尚。

 

许透还是杀了我,鬼母很生气,她并不怕许透是什么文曲星,在她看来那根本就是个屁。她发现一直努力保护许透的张小凡,竟然怀孕了!她欣喜若狂,一个可以生孩子的雄妖怪!想她鬼母,每天吃自己生产的鬼,可是这个能力逐渐消亡,搞得他们小虞山日渐式微。许透不是鬼母的对手,鬼母给许透们施了邪术,让许透们父子苟合,不断生育。

 

时间一过若干年,许透被调往京师,许透只带着张小凡走了,他被折磨得越发不清醒了,一直叫许透许仙。鬼母再度出现,许透请求她解开邪术,她笑着说,许透个蠢货,我根本没给你施法,你自己心里有罪才做那种事,早就知道你们天上人不是个东西。

 

确实,许透已经没法离开张小凡了,迷恋他的身体。

许透和奸相始终没走到一起,某一日他邀请许透赏花喝酒,许透在宴席上看见了张小凡,心里吃惊却不动声色,再细看,只是一株青草。奸相说已经知道许透干的好事,自己找到了一些上古会巫术的人,可以把青草变成人形,可是哪有真的妖怪活色生香呢?他诱惑许透将张小凡交出来,献给昏君。许透佯装答应,回家就逃,路上却被捉住,受尽折磨。

许透以为将死之际,张小凡犹如神兵天降,杀出个黎明,向许透一伸手,走吧,官人。

他还是觉得许透是许仙。

 

然而这次法印来了,看着和许仙一模一样的许透,法印叹息、他把许透弄到大相国寺,张小凡取回了烧火棍,核爆大相国寺,可惜,许透知道这还是为许仙做的。他把许透拉出来的时候,笑着说,我给你做了绿豆包。青云山,天音寺一起出洞,让张小凡魂飞魄散。

 

许透知道可能没人救得了张小凡了,鬼母或许可以。于是许透许下咒誓,永不超生,只求张小凡魂魄重归。鬼母答应了,但要许透四分五裂,却永远清醒地在度朔山上看着烟霞,吸取万鬼的能量,不死也不活地供自己食用,许透没有犹豫。

 

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多少年,度朔山烟霞消散了,许透看见张小凡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,和一个看起来背负了八条人命脸的男人站在一起,张小凡剪了头发,手捂着肚子来回抚摸,许透模模糊糊地想,咋滴,又怀孕了?许透听见他们在说,心理罪。

许透觉得自己确实心里有罪。那个人好像对张小凡不错。许透看着张小凡笑得那么甜,突然眼前一嘿,终于睡了过去。

 

 

 想不到吧,最后还是潦草一番。

评论(24)
热度(30)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