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新千年 余文如下


一切都是我在自我意淫,和两位真人没有任何关系;但是不代入他们的脸就没有这些意淫,所以终究是有关系的。文中人的所作所为不代表我对他们是认可的,也绝不鼓吹。






大纲文。

















倒叙:

廖芃年轻时自由不羁,白天是人民教师,晚上搞摇滚乐队。他的班上有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李圆圆,家里有些不能为外人道也的痛苦,廖芃听闻后,偷偷用这孩子的经历写歌。高二暑假李圆圆跟着姐姐和姐夫出去玩,看到了老师的演出,也听到了那首歌,少年问老师,那是写给我的歌吗?少年认为这是一个意外礼物。
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,李圆圆成绩提高,还对乐器产生兴趣,人也开朗了。
廖芃辞职和乐队去了大城市,和李圆圆约定在天安门广场见,还为他唱了《国际歌》。

切:一段时间后。夏。日。
廖芃炒起股票挣了钱。李圆圆的成绩并不足以考到首都去,在老家读了个学校,和廖芃中断联系。19岁的男孩心里有一种不讲道理的偏执,他逃课坐很久的火车到天安门,呆了一天盼望可以和廖老师偶遇,无功而返。
李圆圆是抱养的,养母和养父也是半路夫妻。养父很嫌弃他。养母离家出走,他的待遇每况愈下。养父下岗了,香港回归的时候他们在打架。养父有亲生女儿,他的亲外孙们帮忙,李圆圆脖子被玻璃割了长长的一刀,养父的女儿回来了急忙劝住亲人,用毛巾帮李圆圆捂住,毛巾瞬间被血浸透,换了两条都是如此。姐姐含着泪说对不起。姐姐从小一直对他不错,很是善良。李圆圆在医院呆了两天,让姐姐帮收拾了一下行李独自离开。
他20岁了,必须独立生活了,不然拿不出学费业也没法毕。

廖芃干起饭店,结识了一个姑娘。经过种种考验,廖芃的生意越做越大。姑娘主动向廖芃求婚,廖芃答应了,俩人同居。姑娘翻看他以前的照片,看他以前的学生,问到李圆圆的时候,廖芃觉得对李圆圆有一点过意不去。他知道李圆圆家境悲苦,曾经给予李圆圆温情又即刻消失,李圆圆一定伤心过。
但廖芃不是故意那么做的。

插叙:
廖芃的乐队理念不和,又被所谓经纪人骗了,没出名不说欠了很多钱,每天活在担惊受怕里。是廖芃扛下一切。自觉混得不好,他辞去老师这种职业职位,承受了莫大压力,于是便自惭形秽与故人断了联系。李圆圆跑到天安门去的那天,廖芃正独立躺在病床,看着自己那把Ibanez Jem 77fp,用尽所有家产,拼尽毕生力气不顾一切买的昂贵的吉他。廖芃把吉他卖了。原来一开始认为用生命也不会更改的东西根本不值一提。

切。
李圆圆毕业了。他到杂志社实习,认识了一群不着调不靠谱的人。他发现廖老师的乐队根本无人提及,销声匿迹,一点涟漪也没。出的杂志没什么正规销售渠道,李圆圆还要亲自去吆喝,靠着美色,在大学城倒是卖出去不少,于是他被主编安排常常去出卖美色换销量。杂志社的人说他长得很操蛋,一点不摇滚。
李圆圆依然在寻找廖老师乐队的踪迹,北上几次一无所获。

其实他们擦肩而过一次。他们一起走了同一条胡同很久。李圆圆骑着自行车,廖芃坐在车里睡觉。司机骂骑自行车的人别自己,廖芃睁眼瞧了瞧,看见一个背影。李圆圆回头,廖芃恰好又闭住眼。李圆圆心里也生气,干脆故意挡了一整条胡同。他们在一起走了10分钟,没遇见对方。

李圆圆的杂志社步履维艰,靠梦想和真理填不饱肚子,李圆圆兼职卖汽水饼干,还打算去卖饲料。杂志社没剩五个人,每天乌烟瘴气,李圆圆却很适应。这天主编宣布李圆圆被开除,主编不想耽误李圆圆,大学生快去干点别的正经事,去别的报社杂志社,还是那句话,长得不摇滚,影响精神,看了生气。李圆圆却很留恋这里的人际关系,依恋同事们兄长般的感情。越是这样他们越要轰他走。李圆圆没走几步,黑社会找上门。
黑恶势力在这里杀了主编的土狗,打折了另一个编辑的胳膊。
【李圆圆的命运转折点来了,狗血淋头】
有人好色有人好赌有人好狠,他们杂志社有人好斗狠(也可以说放浪不羁)得罪了人。对方要把那人打成残废,带头的人对别人的服软求情充耳不闻,唯独对李圆圆情有独钟。让李圆圆替那厮磕几个头说十遍“爸,儿子错了”就不再追究。李圆圆这么做了。
杂志社的人心里都不好受,凑钱让李圆圆赶紧走,去外地,别回来。外面大好风景,璀璨前程。
李圆圆没跑掉。
这股黑恶势力考虑转型,做点大生意。他们禁锢李圆圆,走到哪里都带着,吉祥物似的。老大年纪不算大,就是热衷于让李圆圆喊自己爸爸。他们有没有肉体关系外人不得而知,但是很多人认为有。李圆圆学的是土建,让爸爸干房地产,自己去做项目经理。然而实际上他根本经验不足,真正起作用的是另一位工程师。好在李圆圆聪明又好学,两年过去建完这个项目,爸爸很满意,又嫌弃他被晒黑,不让干了。
李圆圆很痛苦。提出来去大学老师的设计院画图,同样被否,并为此亲手暴揍李圆圆一顿。他打听到李圆圆姐姐,知道李圆圆姐姐过得不好,以李圆圆的名义接济他姐姐十万块。那时候他们那里房价还没1000千块,一笔巨款,压得李圆圆喘不过气。李圆圆还被逼着打了欠条,利息一分五。李圆圆只能在这个开发公司做董事长助理。

【通过一场车上谈话侧面反映李圆圆确实被睡过一次。对话如下:
某:你姐能在南郊买套院子了。
李:谢谢。
某:感恩是人最大的美德。
李:谢谢爸爸。
某:我也不是非要打你。看你这小脸,我的心最疼。
李:是我不懂事,爸爸。
某:(手背摸李圆圆的脸)真乖。
李:是爸爸给了我,也给了我姐姐一个家。
某:我看你不是真心话。你还是怕我。
李:不是的。您碰那儿有点疼。
某:(反而更用力摁淤青)疼吗?有那天疼吗?
李:(不说话)。
某:疼爱嘛。你还记得那是怎么个疼法吗?
李:(恐惧)记得……不记得。
某:是啊。时间太久了。我也不记得了。算我对不起你。
李:我不记得了。】

廖芃和姑娘结婚了。他这时混得更好了,回到老家又办了一次婚礼。他想看看能不能在家乡投资些什么。踅摸一圈和某联系上了。
廖芃是个随和的人,不爱前呼后拥。回家探亲访友,带着亲戚的小孩玩耍,碰到了李圆圆。
【就是开头】
李圆圆自从做了助理就时常产生一些幻想。
他此前经常梦见某,被某绑架折磨。遇到廖芃,情不自禁把廖芃也编进去。
他的人生和这两个人是密不可分的。

李圆圆知道廖芃结婚,某也知道了他们的师生关系,谈事吃饭总要带着,来往密切。

李圆圆劝廖芃离某远一点。而廖芃也劝李圆圆离开某。廖芃听说一些传闻,也亲眼见李圆圆叫某爸爸,觉得李圆圆终于扛不住生活压力走了邪路。李圆圆满口答应,请求老师再次唱一遍高二时候写的那首歌。廖芃已经不会唱了。
李圆圆自己唱了一遍。
李圆圆小时候确实幻想过为什么廖老师不是我的爸爸。
廖芃不想合作,某大怒。他没法对廖芃下手就去逼李圆圆,李圆圆说他们师生感情很淡薄自己说不上话,某翻出来李圆圆和廖芃私会的事,搞不定廖芃就烧死李圆圆姐姐一家。某的势力盘根错节,李圆圆没有反抗。
十几年的后再次重逢,廖芃对李圆圆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在一个肯定要发生点什么事的晚上,李圆圆问他,廖老师听说的我是什么样的?
廖老师没回答。李圆圆说,他们说的是真的。
然后他表白廖芃,我很迷恋您,从17岁。
廖芃以为他在开玩笑:你要钱色交易吗?
李圆圆:不,我已经太老了。
廖芃:你看起来依然19岁。
李圆圆:老师我喜欢你。我一直在找你。
廖芃意识到李圆圆不是在开玩笑。
李圆圆:我甚至找到了你的琴。

插叙:
李圆圆陪着某出去玩,在一个琴行看到一把二手琴,看起来十分面熟。他便买下来。回家拆下刮板,看见了刮板下贴着的一张小标签纸。那是廖芃以前在他面前亲手写的L&l。十多年了居然还在。

廖芃跟着李圆圆回李圆圆的住所,看到那把琴。
廖芃没扛住身体和灵魂苏梅的双重诱惑,终于发生了一些……一个迷幻的夜晚。
他们畸形的关系使廖芃非常痛苦。对妻子的愧疚,对李圆圆的新奇与食髓知味,他越愧疚就对李圆圆越凶狠,然后又痛恨自己意志薄弱,自己才是罪人,又要加倍补偿李圆圆。
和李圆圆偷欢的好处是,即便被老婆撞见总是在一起,也不能生疑心。他们既是师生,又是生意伙伴,能在一起干什么?夜不归宿时,她让李圆圆看着廖芃,殊不知让廖芃魂不守舍的就是李圆圆。
李圆圆也非常痛苦。毫无疑问这是不对的。越是如此,在一起时越像过完今天没明天。

廖芃重新开始和某合作,不过都是通过李圆圆。

一位官员落马,拔出萝卜带出泥。打黑某躲过去,现在因为经济问题总被调查。一封厚厚详尽的举报资料及时送达,保护伞和某全都倒掉。
那是李圆圆感觉时机到了,憋了许多年举报的。
和某有关系的人都被查了一圈,廖幸免于难。李圆圆当初没有让廖直接接触某的所谓事业,就是想到了未来。
李圆圆没有被起诉。
这事闹的沸沸扬扬,不知怎么传的,变成李圆圆对干爹情人心怀不满蓄意报复,成为街谈巷议一桩笑话。
大家没觉得李圆圆是个受害者,反而觉得他很肮脏。

廖芃的妻子自然也知道了廖芃和李圆圆干过什么,陷入深深地抑郁。廖芃痛苦不堪,无法面对发妻。他的妻子很通情达理,对他说,我知道爱情不讲道理,不分男女,没有顺序,只是也许你以前没发现而已,这不都是人家孩子的错,他认识你更早呢。如果你真的痛苦于我们的婚姻,我可以继续和你做模范夫妻,保护你的名誉,同时对他视而不见。
她也很爱老师。芃自觉配不上任何一个的爱,他一直是个能及时调整生活的人。他选择了妻子,砸烂那把琴。

李圆圆终于可以离开原地奔赴前程。他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送别。

评论
热度(38)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