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审判冬天

审判冬天
除了名字,全部崩。
今天我渣你,不急,明天你渣我。

我们都是普通人,我们来世界上一趟是为了什么?为了注定灭亡的太阳,为了重回南回归线的太阳,为了一点也不温暖的光,为了吃饭,为了睡觉,为了失去,为了得到。
为了某一天彼此暴力相向,互相诅咒,互相攻击,你让我去死,我让你不得好死。
茶茶在脑海里一遍一遍排练怎么杀死他:五点十五分,只要他出现在地下车库 D区22,茶茶就会从21号车位的车后冲出来,一刀刺进他的心脏,凶手会被发现,自己会很快被抓住,就在三条街之外的那间酒店。
他们在那里商量过怎么锁定目标,怎么购买工具,怎么销赃分赃,也在那里消耗了一个又一个安全tao。青年坐在他身上抱着他又哭又笑,说爱,说爽,说恨。他只是凶猛地攫取,重重地击打他的脸,是不是我把你捡回来,是不是我给你治病,是不是,是不是?
青年含着泪说,是是是!
是的,如果没有这个人,自己也许就在爸爸的酗酒和暴力中被打死,或许在一个什么角落冻饿而死,可是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说“我们玩点好玩的”就是玩自己,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没有放他去读书。
发现他自己偷偷学习的时候,男人甚至勃然大怒,狠狠地揍了他一顿。彼时他们力量悬殊,然而现在,年龄的威力渐显,他发现自己的话不太管用了。
他们以犯罪为生,彼此都心知肚明,这种日子不会持续太久。每一个人都要面对悲惨结局。
茶茶,被抓了你怕不怕?
哥,我不会供出来你的。

两个人看着对方,好像真的是一对见不得光却爱意浓浓的情侣,茶茶抱着他的头,把他的头颅深深地压进自己怀里,这垃圾一样阴沟一样的人生,这没有选择权利的人生,不如抓住一切可能享受快乐。
第一次他用嘴让茶茶爽了出来,茶茶则回报他以欲仙欲死。
从喉结开始,一颗一颗咬开他的扣子,跪下,前进深入到隐秘的丛林,舌尖轻滑,舔食,吞咽,抬起头说,眼角和嘴巴都泛红,你帮帮我。
他大脑爆炸。
 
可是我在阴沟里,你怎么能逃跑?你把我带入了深渊,自己却抓住直升机的绳索,还一脚把我踹下去。
难道你不爱我吗?难道你不中意我吗?你不是还给我起名茶茶,我连父亲的姓氏都不想要。
过往种种,都是成年人对孩子的哄骗和索取,后来时间到了,不好玩了,就可以浪子回头了。
呸。
 
他们虽然作为搭档到处犯案,但并没有杀过人。他总是说杀人就完了,然而现在茶茶打算同归于尽。
杀人是犯法的,杀你却是对的。
那个执着的傻女人,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
茶茶在暗处看着他和她们两个在一起,居然看出点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的意思,茶茶给他发信息,对方没有回复,随后换了手机号,带着老婆孩子搬出了这个城市,然而茶茶还是找到了他,不动声色。
直到等来这个机会。
 
他打开车门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回头看了一下,茶茶走了出来。
你走吧。
茶茶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啊,你过得很好,你此时很幸福,你事业有成,你过去所做的一切就该被一笔勾销?
茶茶笑着说,我就是来和你道别的。哥,因为你,我都没法喜欢女人了,我想见见你,然后我就走了。
他似乎被茶茶的脆弱感动,表情很古怪,茶茶看不懂。
你钱够不够,我……
茶茶脆弱深情的外表下藏着尖刀。
这都是以前你教我的,茶茶说。贼不走空,哥你必须死。
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茶茶。茶茶生怕他不死,又补了几刀,你家人会为你难过吗?我猜不会,人家会找新的男人。
 
茶茶穿着血衣回到酒店,等待那场判决。

评论(2)
热度(25)
  1.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人氐人谷观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