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背街蚂蚁 6

潦草

只相杀不相爱,结局be。慎入。

廖识x李司司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监控室离廖识的家不远,步行只需要7分钟。回家以前,他关掉了主卧洗手间的监视,他可不想今晚自己上厕所的时候被别人看见隐私 ——李司司他就不管了。这7分钟里,廖识一直在措辞,该怎么告诉李司司他的母亲病危这件事,或者干脆隐瞒。他不愿意李司司离开他的视线,他怀疑李司司藏着许多阴谋,一旦离开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

李司司虽然在洗手间里表现怪异,可是在饭桌上又没有任何异常,两个人说说笑笑,其乐融融。说起明天的高尔夫,李司司不好意思地说:“叔叔,我不会打呀,去了给你丢人。”

 

廖识却反问:“我怎么听说,你前些年,还贝  者  过高尔夫呢?”

 

李司司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他似乎犹豫了一下,说:“什么都瞒不过您。那您肯定知道,我就是小跟班,莫名其妙……”

 

“我听说一杆两万。”

 

“我也不懂。也不是我去打,我就是跟班。”

 

廖识打高尔夫也喜欢贝 者  b a l l,一杆一万,小贝  者  怡情。

“那你明天还做跟班。”廖识给李司司夹肉,温柔地说:

 

“能做你爸爸的球童,也能做我的吧?”

 

 

贝  者  球的事只有一次,关于酷爱打高尔夫,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抓了李司司做球童。李司司到了球场才发现自己多么格格不入。对方的球童是女的,而自己穿着布鞋和普通运动衣,他对高尔夫规则一无所知,关于便找了会suo的职业球童跟随。关于跟对方介绍:

“司司,漂亮吧。”

 

他的口吻和炫耀宠物没有两样,好在他经常这样说,李司司已经不像最初那么恶心了。李司司猜不透爸爸的心思,也不打算去猜。关老板给他的关怀屈指可数,偶尔的温情后往往是更加漫长的折磨。李司司将关于看做一只陌生的野兽。

 

那天他什么都不用做,只是跟着关于走,听着关于和对方约定du注。

 

“一杆两万,当场清算。”

 

“一赔三。”

李司司听见关于这么说,还从他们说说笑笑和谐友好的气氛里,捕捉到关于的声音,我要是输了,儿子都给你。

 

那段经历对李司司委实不愉快,还好他的老板没有输,他的爸爸赢了很多,高兴地给了他10万。李司司后来才知道,原来关老板贝  者  b a l l常是输家,以前总是输,以后也总是输,唯独带着自己来的这次赢了。

 

李司司拿出1000块钱给母亲买了点营养品,又到店里喝了几杯。有几个人搭讪他,都被他冷酷无情的表现吓退。他给峰峰打电话,让他第二天到一个火锅店找自己。

 

黄色玻璃腰条,红字描边,最直白的醒目。李司司坐在潮湿的地面上,地面呈现似蓝又紫的颜色。阳光穿透树叶缝隙,执着地在地上投下虚弱的光明。李司司的身上也有光斑摇曳,而他自己浑然未觉。商家的玻璃墙上倒映着路上的车,白色、红色、黑色,流向南北。

 

峰峰的影子也出现在玻璃墙上,由远及近,由模糊逐渐清晰。那玻璃幕墙见证了如下一幕:李司司摘下背后的包,扔出去,黑色的包准确地落在峰峰怀里。

 

很多人经过这个地点,但是并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那里曾经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,这一事件里面包含九万九千块人民币、一位无业青年、一位未来颇有名气的青年演员。曾经过那里的人有的甚至成为了那位演员的影迷,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曾和偶像擦肩而过;自己差一点就见证了命运转折、但当事人都一无所觉的微妙时刻。

 

但是这种客观的普遍联系性,两位当事人也“一无所觉”。他们都在想着自己。李司司看见峰峰远远地走过来,赞叹着峰峰的美好和可能性。

 

李司司的心里生出一些感叹,他长得真的很好看,他好像阳光洒过来。

如果,仅仅几个月,我是他就好了。

不,一天也可以。

 

李司司发觉到自己还留有多余的善良,这十万来得屈辱,李司司想想就反胃,但是他又舍不得硬气地把钱丢给关于,骂几句;李司司左思右想,交给谁都没用,交给峰峰最有用。因为自己是多余而无用的,所以和自己紧密相关的一切都是错误而扭曲的。只有遥远的、高不可攀的太阳,才是值得相信的。

 

那天他要把自己的怜爱和憧憬全部交给峰峰。李司司的头脑里上演着光明美好的剧情:这位远到天际的朋友,会在未来某一天发光发亮,功成名就之时,他会发自肺腑地思念自己、珍视自己。

 

这些后话廖识当然不知道,他只知道当年的贝  者  b a l l局,对李司司差一点被亲生父亲卖了也略有耳闻。李司司虽然不算什么明珠,垂涎他的人确实有几个,廖识一度怀疑,李司司是不是真的和同gender有不正当关系,可是当他看到李司司生活的窘境,又否定了这一想法。

 

吃完饭,廖识让李司司去洗澡。廖识想起来那间浴室的监控大概也没关,李司司的春光注定要暴露。李司司听话地去洗澡,然而他只是拧开花洒,冲了冲头。廖识却识破了他的伎俩,疑心他已经知道这里全是监控。廖识不动声色地问:

 

“你怎么不洗完?”

 

李司司支支吾吾很久,最后说出来几句:“我以前来过这儿。您还没住这儿之前。以前这里到处都有监控,我害怕……”

害怕你也装着。

 

但是李司司怎么会来过呢?这房子几乎是全新的,以前的主人就是和关于贝  者  b a l l——关于带着李司司那次——的那位。这位已经由于某些事情进了监狱。

 

这么说来李司司很可能和那人有染。廖识想到这点,居然有一种痛心的感受。李司司察觉到了廖识的想法,解释了一下:“您不要误会,正常交往。我只是被叫来打过一次牌,别人告诉我,这里的厕所不要去,到处是监控。”

 

廖识并不相信。毕竟李司司不到二十岁,还在上学时就和学校的领导闹出绯闻而退学。廖识安慰他:“别怕。你如果不放心,就别洗了。你可以睡在我的房间。”

 

“您呢?”

 

“我也睡主卧。”

 

李司司想了一下,直接问:“是需要——提供——我提供——某种服务吗?”

 

廖识愣了一下。李司司又问:“那我去洗澡?”李司司的眼睛盯着廖识,廖识的脸有些热,他摇头说:“你想多了。我只是想让你放心。”

 

李司司谦卑地说:“不不不……”

 

李司司还是睡在了为他准备好的房间里。看廖识的表现,这的监控大概不比以前少。睡觉不脱衣服就行,不能解决内急才是最痛苦的。李司司这时候有着强烈的羞耻心,他辗转反侧,起床打算出去解决问题,然而被人拦下了。痛苦之中,李司司在明知有监视的地方undress himself了。李司司由此真的恨上了廖识。

 

李司司睡得腰酸背痛,仿佛真的提供了什么特殊服务似的。于是廖识便带着眼袋骇人、黑眼圈如国宝的李司司赶往兰山高尔夫。廖识没有找司机,没有让李司司开车,李司司坐在副驾驶,不一会儿竟然打起盹。

 

廖识有点可怜李司司。昨夜李司司母亲的情况非常不乐观,抢救了一通,现在还在昏迷。廖识没有告诉他。

 

到了兰山,李司司再度想起上次不愉快的经历。这次和上一次可能没有什么不同,带着这种心思,李司司的穿着就更随便了。李司司穿着西服去的,这和他临时被留在廖识那里有关系,也和他突发的烦乱情绪有关系。

 

李司司心烦意乱,想赶紧离开这里去看一下母亲。

别的球童穿着钉鞋,还有难看的polo衫——廖识让李司司背着球袋,告戒李司司:“记着给我擦杆。”

 

李司司看着起伏不定的球场,感觉可笑至极。如果打台球,他的技术还是不错的,打高尔夫,一辈子和他也扯不上关系。那次他得了10万块钱,恶心之后曾经想过,做一个球童看起来不错,收入着实不少。但是这个想法仅存了10分钟就被李司司否定了。为什么否定呢,因为他的母亲长年卧床,不能离开人,他在球场就得不分时辰伺候有钱人了——李司司又想不如找一个看护,但是在自己能稳定挣钱的前几个月,怎么请得起看护?李司司有些后悔把九万九给了别人,又在想是否要动用母亲的养老钱,犹豫着荒废了很久,他就对做球童毫无兴趣了。

 

所以时至今日,李司司依然对高尔夫一无所知。廖识让他记分,分数都是廖识自己说的,廖识让他看码数,让他说风向,李司司表现得很不利索,根本不懂如何换算。李司司觉得自己真是个傻x,供廖识取乐的蠢娃娃。

 

下雨了,李司司为廖识打起伞。廖识打了两个洞,让李司司试一下。李司司断然拒绝,然而廖识强迫他必须挥一次杆,李司司无奈照做。廖识悉心指导他动作,上手一一纠正。许多新手第一次可以一杆进洞,然而李司司只是把球打得无影无踪,不知道落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

廖识摇头叹息:“笨呐。”

 

李司司笑着去找球,这才符合他的身份,从来没有意外之喜,绝对不会遇到天降幸福。他去找球的时候,还遇到了天降打击——被莫名飞来的球砸了一次,以及一个噩耗。李司司一瘸一拐地走回来,脸色铁青。

 

他擦着球说:“叔叔,谁跟你贝 者  球啊?”

 

廖识看着头发湿漉漉、浑身微颤的李司司,伸手把他拉进伞底下。

 

“文艺明。”

 

“您真有本事。什么时候约的。”李司司称赞。

 

廖识的觉得手机碍事,把手机也给了李司司,反正李司司跟他寸步不离,他不担心李司司会拿着手机干什么。可是刚才有五分钟李司司带着手机走了,廖识想起来时,李司司已经走到了下坡,看不到影子。

 

李司司称赞完,把手机给了廖识。

 

“叔叔,我母亲不在了。我能走吗?”

 

“你不能。”

廖识回答得很干脆。雨细细密密,李司司的手里握着一根铁杆,手指泛白。

 

一直绑缚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,他可以顺从本心、为所欲为,再也不必勉强自己分裂了。我既不能洞明世事,也不能曾练达人情,做事全凭感觉,所以漏洞百出,廖识早就知道我是什么成色,他也许早就知道了我干的事。李司司这么想着,无所谓!

 

午夜梦回,李司司在脑海里已经千百遍设计过,残酷纪实片在他的大脑播放了二十年。

 

今天我一定杀死那些狗娘养的。

评论
热度(35)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