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我活在我周围。为了唯一,必须除掉我。

背街蚂蚁 1

潦草

倍受屈辱受,不萌,无爱,以后也许会爱吧,结局be。慎入。

廖识x李司司

热烈庆贺电影心理罪今日上线网络

李司司并不喜欢自己的名字,这个名字过于敷衍,而且对于一个男人过于柔弱,他试图改过身份证,却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成行,所以这个名字伴随他到了而立之年。

“李司司?三十了?”

廖识的目光上下扫视李司司,好奇源自嫌恶。李司司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,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廖识。这位新的大佬,会怎么对待自己呢?

李司司微微睁大眼睛,轻轻点头,说:“嗯。是。”

显得白痴又木讷,这正是李司司希望廖识看到的。廖识不喜欢自己不要紧,他只要不为难自己,遗忘自己就行了。

然而事与愿违,廖识把他扣下了。李司司木头一样杵在廖识面前,头倒是低垂,眼睛却往上瞄着廖识,流露出可怜、老实、害怕的情感。

廖识的心不为所动, 他绕着李司司走了一圈,站定在李司司面前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把李司司怼到了墙壁上,掐住了李司司脖子。

李司司脸蛋扭曲泛红,手无力地搭在廖识的手上。

廖识松开手,李司司咳嗽几声。廖识指挥他:“站在屋中间。”

李司司听话地乖乖走到屋中间。廖识也跟其他人一样,喜欢作弄他,戏耍他,看他狼狈洋相,没有关系,李司司打定主意予取予求,只要活下去。

“你还上了大学?”
廖识的声音真冷酷,李司司心想。李司司点头不再说话。廖识还是无法相信李司司是关于的儿子,他温吞懦弱的气息和关于没有一点相似。科学告诉廖识,关于确实是李司司的生物学父亲,如果没有这层关系,廖识懒得理睬李司司。

李司司是什么人,廖识是什么人。李司司是小丑,李司司是玩偶、笑话,这是共识。

廖识看到李司司的紧张,于是伸手拍拍他的肩膀。李司司说:“嗯,是。”

“学心理的?”

“嗯……”

他念了半年就退学了。退学的原因廖识廖识也知道,但还是想说出来让李司司难受一下。

“听说你乱搞关系,搞到系主任老婆那里了,被退学了。”

李司司争辩:“不是!没有!”他看了看廖识,又低头嗫嚅:“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忘了。我……能走了吗?”

廖识看了看表说:“不行。一会儿你要和我参加一个饭局。把人哄开心了,懂吗?”

看,不管是关于——那还是亲爹——还是新上位的人,自己的角色总是这样。在不能逃脱以前,李司司暗下决心,一定要忍下去。

廖识喜欢看自己的屈辱姿态吗?
李司司试了试,做出一副屈辱却只能承受的姿态,发觉廖识没有反应,于是李司司又换上了痴傻的样子,乖巧地点头。

廖识喜欢李司司这样子,廖识笑了,甚至摸了摸李司司的头,说:“还好你看起来不像三十。不然……”

喝酒而已,李司司并不怕。只是喝了酒他就不愿意回家让母亲看到。茫茫人海,深夜街头却只剩孤单。快跑吧,趁夜色逃亡到另外的城市,不要活在下水道垃圾堆,污泥覆身。去新的地方,找一个新工作,认识一个朴实的女孩,开始新生活。每月挣几千块就可以活下去,没有人会逼他喝酒,没人会指着他说,看,这就是李司司,李师师。

可是他想起母亲便痛彻心扉。李司司蹲坐在路边,泪流满面。

廖识看见了李司司。他从李司司的动作猜测,李司司正在擦眼泪。原来这个陪客交际草也会伤心。廖识新换了一辆车,李司司没有认出来,所以一直呆坐在路边流泪。

廖识心里升起一个恶劣的考验念头。他派保镖下去,问李司司:“多少钱?”

醉酒中的李司司哈哈笑了几声,说:“艹你妈,滚。”

保镖回来报告老板。廖老板教了教他,保镖又回来问李司司:“哥看你难过,想安慰你。”说着拍了一张照片,李司司想夺,保镖说:“一万,干不干?”

李司司愣了愣,摇头,说:“不知道你想干什么。但是真想谈生意,让你老板亲自来谈。你以为我喝多了,就看不到你去请示了?”

保镖说了声成,把原话告诉了廖识。过了一会儿回来说:“我老板说了,他和你有缘。10万,一星期,你接受,就过去。不接受,也是朋友,老板不喜欢被人耽误这么长时间。”

李司司的酒醒了一半,他的大眼里几乎喷出火。愤恨的情绪把保镖吓了一跳。李司司低了低头,再抬头时已经没有什么表情,说:“走吧。”

廖识带着笑,玩味地看着李司司。李司司瞬间的惊慌不是演出来的。李司司讪笑:“是……您啊。”

廖识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:“还挺贵的。那我说话算数,今天就算第一天。”

李司司低声说:“我喝多了。您别开玩笑了。”

廖识搂住李司司:“怎么,你更喜欢今天那个200斤的客人?”

李司司答非所问地说:“您这个车这么好,我刚吐了,脏的很,我还是先下去吧。”

廖识却搂得更紧:“除非我不要,没人能从我面前说走就走。”

李司司笑着说:“我可以说滚就滚。您把我踹下去就行。”

廖识松开手。他突然觉得李司司有点意思。李司司喝多了,伪装术就差了些,虽然同样卑微,却带着几分故意的成分。

“那行,你从车上滚下去,滚到路那边。”

李司司如释重负,说道:“好的,马上,谢谢,再见,晚安。”
李司司干脆利落地滚下去,并且滚到了路对面。

廖识说:“他演得不错啊。小看他了。”
司机和保镖都不敢搭话。

廖识扬长而去,他才站起来。确定廖识走了,他才弯下腰吐了一阵,边走边难受,难受着难受着,泪水又流出来。这个廖识,比以前的所谓大佬都难应付。

虽然以前那些人也不把自己和母亲当人看,可是却没有这样羞辱自己,只是嘲笑他,让他去陪客户喝酒吃饭唱歌,并不曾像今天这样,询问他要不要卖肉。

就算要做皮肉生意,也不能和廖识做。而且要不是自己没有坚守原则,为了十万而心动,怎么会被廖识羞辱?

李司司的工作就是等待兄弟们的召唤,去各种场合扮演美色轰炸机。他可怜的母亲,足不出户,缠绵病榻,身体和脑子都萎缩了,一直相信儿子在电视台上班。李司司挖空心思,把酒桌上听来的见闻当做自己的经历讲给母亲听。

李司司怕母亲看到自己一身灰尘徒增伤心,是夜没有回家。他喝得实在太多,竟然睡到中午,错过了一些电话。当廖识的人从容不迫地开门来到他面前,李司司才知道廖识有多么可怕。

在L城大概没有廖识找不到的人。

李司司被带到廖识面前,廖识踹了他腹部一脚,李司司摔倒地上。尴尬的是,李司司居然吐了。

宿醉未消,头疼欲裂。

廖识故作心疼地说:“给我们司司,拿瓶蜂蜜解解酒。”

李司司徒劳反抗:“您真客气,不用了。我这就好了。”

李司司的本意是想暴起,把廖识狂揍一顿,可是他忍住了,尽量低着头,不让自己愤懑怨恨的情绪跑出来。

“一家人,不用客气。我给你妈也送了点。你妈很开心,觉得你的——电视台同事来了。”

李司司的心掉进冰窟,他这才发现这房间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奶糖。奶糖不稀奇,但是牌子和自己买给母亲的一样,每个人都拿着一块,就足以说明,母亲把那几袋奶糖的位置告诉了廖识。

廖识终于在李司司的眼睛里看见恨意。与李司司的伪装全然不同,赤裸裸,锋利的恨意。那眼神似乎在说:我会杀了你。

廖识紧接着发现李司司开始崩溃。他的表情无比生动,绝望从他的大眼睛流淌出来。李司司一败涂地般说:“我都听您的。”

这又是李司司的表演吗?

廖识的心在打鼓。不得不承认,李司司的绝望让廖识产生了一点疼惜。这不是这个孩子的错,怎么坏事都落在他头上了呢?然而怜悯一闪即逝,廖识摸着他的头发说:“我就说你一点也不傻。”

评论(10)
热度(64)

© 人氐人谷观众 | Powered by LOFTER